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必赢亚洲娱乐官网 >

婆媳一场骂

推荐人:刘安然 来源: 时间: 2016-05-27 13:58 阅读:
  我在县城一所中学教书。无房无车,满腹墨水,只是一个教书匠。母亲着急,四处托热心肠的亲戚朋友说和,有收入高的颜值低的,有蓝领穿肉色丝袜的,有白领像是白丁一样的……其实我择偶标准不高,第一要孝顺,母亲省吃俭用供我读书的艰辛使我众生难忘,有时我甚至想,未来的媳妇只要母亲看着顺眼就可娶过门,我的感受到是次要的。

  一年多的精挑细选,我和爱人终于走到一起。她是一个普通的乡镇卫生院医生,一头秀发披肩是最值得炫耀的亮点。其他各方面都很稀松,就是孝顺父母在三里五乡传的响。但也有一个毛病,脾气火爆,一点就着,大大咧咧,过后就忘。

  古往今来,婆媳是冤家,我家概莫能免。不过妻和我母亲聚少离多,每年节假日老家小住,故二人相处也是其乐融融。经过几年奋斗,置了一座三居室的单元,在县城安了家。母亲甚少来城里住,常说,少见了亲,多见了就烦。想想也是,经常不见能想见彼此的好,每日丝角鬓摩反而有了隔阂,朋友如此,亲戚如此,婆媳更是这样。每次母亲大清早来,捎带些菜园瓜果菜蔬、笨鸡蛋,看几天孩子就要赶回去。母亲省俭,一个矿泉水瓶、一张报纸也要拿回家,时间长了积攒一大堆,找个废品收购站卖几块钱,买菜或是给孩子买个零食。妻子就开玩笑,储藏间快成了收破烂的啦。有时,妻子见母亲不在,领起来就扔到垃圾桶,母亲回来问哪去了,妻子说,卖给了收废品的,三块钱。母亲半信半疑,向我求证,我点头连说就是卖了三块钱。妻子习惯带着孩子逛超市购物,每次回来都是大包小包。母亲见了就皱眉头,说年轻人不知道过日子。妻子就一件一件拿出来,指着购物小票,说妈你看,这件衣服才一百多,这个包才五十多,这个这个,给你买的衣服三十块。这样表演永远也穿不了帮,母亲不认识一个字,向我求助,我只能附和着说,是啊,超市搞活动,便宜的很。在母亲眼里,我从来不撒谎,听我这样说也就不再埋怨。只是说,超市搞活动的时候也没见过这么便宜的,好事都让你媳妇碰到了。其实妻子买贵东西给我和孩子的多,自己买的衣服倒很便宜。

  这样的婆媳也算融洽吧!妻子能做到这样我也是心满意足了,毕竟在眼皮子底下就有好多婆媳反目甚至不相往来的例子。但随后的一件事让婆媳之间融洽的关系降到了冰点。这天妻子到晚上十点才下班,母亲说老家来电话说有远门亲戚过红事,明一大早坐车回去。妻子回来时候我们都睡下了。

  在家,我依然保持学校习惯,五点早起读书学习,母亲睡觉少,六点钟天起来了扫地做饭,孩子和妻子喜欢赖床,醒的晚起床也最晚。第二天,母亲早早醒来,我听见了,也连忙起来帮忙拾掇一下,妻子和孩子都还在梦乡。母亲开始熬粥,我下楼把摩托车推出来要送母亲。

  约莫五六分钟,我上楼刚开门,只听哐当一声,母亲手中的面盆摔在地上,声音在宁静的清晨刺耳响亮,母亲连忙弯腰捡起。这时,屋里传来一声喊声,早起还让人睡觉不,摔盆子去楼下摔。这是怎么了,平时细声细气的儿媳妇变成河东狮吼?母亲愣住了,我连忙走上前,小声的说,不是说你,一定以为是我弄的才喊得。以前我早起弄出声响来,妻子习惯这样震慑。话说回来,这事搁在谁头上也要火冒三丈,安然的美梦被遽然打破,心里忐忑,沉沉的睡意一扫而光。我想去屋里给妻子讲,母亲拉住了,沉默了一会,没吃饭就走了。我反复解释,妻子不是那种刻薄人,母亲没支声。

  妻子起来了,我送母亲回来了。咱妈呢?你大早起弄什么动静,弄我神经衰弱了。我从头到尾给妻子说了原委,妻子说坏了坏了,我真当你大早起吵吵,忙打电话让我给母亲解释。这事越描越黑,空嘴说空话百无一益。妻子懊恼不已,打了自己脑袋一拳,看我这嘴。我知道妻子全无它意,可我怎么给母亲解释呢?

  第三天,孩子发烧,只能打电话让母亲来照看。虽然心有芥蒂,母亲还是来了,说孩子好了就走,一天也不在这里住。妻子小心翼翼的伺候母亲,顺承乖巧,越是这样,母亲越是觉得妻子在乔扮伪装。

  解铃还须系铃人。妻子想了一个主意。这天是周末,她们照例都能睡个大觉。我喜欢钓鱼,妻子支持,说这比喝酒打麻将强,至少修身养性,母亲反对的厉害,说鱼食比白面贵,鱼线比纳鞋底的线贵,只要我去钓鱼,肯定骂半天。六点多钟,妻子让我去楼下拾掇渔具,妻子在厨房热火朝天给我做起了鱼食,舀出白面,添加蜂蜜,撒些玉米面,弄出的声音恐怕母亲听不见。母亲知道我是在做鱼食了,开始嘟囔开了,混小子,给你说过多少次不要糟蹋年景啊,也不让一家子睡觉……那边声响声音更响。

  母亲当然睡不了,只得起身,小子,你还不听话了!孩子还睡觉呢。到厨房一看,是妻子。母亲骂了半天,脸一下子不自然的笑了,谁知道你在这里给他鼓捣呢?妻子擦了擦汗,爽朗地说,妈,你多骂俺几句才舒坦,上次真不知道是你在外面……

  母亲笑了,妻子笑了,我的眼里湿润润的……(河北内邱中学刘安然)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