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爱情故事 >

青梅青梅之结伴自杀

推荐人:澄岚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6-07-27 00:00 阅读:

  六年的时间有多久?

  当我重新回到这座小镇的时候,红砖旧宅,苍葱老树,也曾疼痛,也曾温暖过的这片黄土地。

  记忆里,像是透过一层层剥开的岁月,拂去年代久远的灰尘,又重现了十一岁光年里的冰冷童年。

  我知道,这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召唤和轮回。

  ——楔子

  我的亲生父亲死了。

  我不是在第一时间知道的,是旧宅的前邻家想要扩充自家的庭院,所以联系上了我的母亲,说想出个价钱把老宅的地契买了去。

  于是,陈叔带着我和我的母亲从千里之外赶了回来。

  这时已经距离我父亲死去快一年的时间。

  他是被活活饿死在床上的。我总在想一个有手有脚四肢健全的大男人,怎么就能把自己给活活饿死了?

  看着屋里蜘蛛网下一堆堆白的绿的的空酒瓶,我想,更有可能的是,他可能喝酒喝的把自己给喝死了。

  他应该更早一点去死。

  童年记忆里的父亲,总是动不动就一副红着眼睛,青筋暴起的样子。他好像天生就有一种让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感到痛苦的本领,所以我的母亲在我刚刚开始记事起就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这里,从此以后,他的身边就只有我来承受他无止境的狂躁和暴怒。

  自己给自己烧了一把火,灼伤别人的同时,我想,自己应该也会挫骨扬灰般地疼痛吧。所以,早一点死,于他,反倒可能是个解脱。

  我们回去的时候正值暑假,走在街里倒也碰见了几个儿时的老同学,她们竟然愿意主动跟我打声招呼了。

  有个同学在夸我穿的裙子漂亮,也是,比起她们身上二三十的T恤短裤,这条裙子要比她们的贵出了十倍还要多。

  女大十八变,即使我没有越变越好看,我也已经不是六年前的那个脏兮兮的永远被她们孤立在外的"小哑巴"了。

  我童年里唯一的玩伴是一个被她们背地里称为"小疯子"的女孩,她叫支晓惠。之所以说“背地里”,是因为一般谁让支晓惠发现说她坏话,她通常就让那个人吃不了兜着走。

  说支晓惠不好惹,主要源于二年级的时候,她和同班一个男生打架,把人家的头打出了个血窟窿,从此在学校一战成名,无人敢惹。

  支晓惠死在六年前夏季的一个雨天里,听她们捎来的口信说,那时山里的雨连着下了三天三夜,山上爆发了泥石流,路也坍塌了。

  她的家人没日没夜地找她,最后在村西头的那座已经灌进去很多泥浆的废弃水塔里找到了她的尸体。

  不是不小心摔死,也不是被泥洪窒息,她是被一瓶"敌敌畏"给毒死的。

  从此后,她的死成了隐藏在我心底深处的一道伤口,时不时就要痛给我看,好像如果不把它连肉剜了去,就永远无法愈合一样。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