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了,花开时节,是否愿意一起去看那片油菜花海?女友短信问道。 去年已去过,金色的花海,一望无垠,大自然的神奇佳作,值得观赏。我回复道。 万亩油菜花竞香争艳,一片金色的海洋,很美很壮观,每年吸引各地游客前来一睹芳容。去年的这个时候,在身边熟人的推荐下...

  • 进了七月,树上没有蝉鸣,温度忽升忽降,风刮起来有秋天的味道,闭上眼睛倾听、又似北风呼啸的感觉;雨水比往年勤奋许多,雷打得更是惊心动魄。这个令人迷茫的夏季,心底却意外生出曼妙的心绪。 连续的雷雨天气,空气里都散发着潮湿,在雷雨停歇间离开房间,难得有心情...

  • 孤独的根号三

    2016-06-23

    自从08年后,我一直觉得自己好孤独。或许由于自己身份是农村教师,收入与社会上一些同龄人差距拉大的缘故,感觉跟别人主动交往的过程中,甚或连以前经常上厕所也要结伴而行的发小,如今同你说话时都是一种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架势,似乎你和他们谈话需要设防了,几乎...

  • 赵佩荣拿起电话听筒,不论是收听或打出去,必定先切实介绍自己:我是庙堂巷杨家的门房。我叫赵佩荣。赵就是走肖赵走肖赵他的声凋至今还在我耳朵里呢。我爸爸常在内已卧室的厢房里工作,电话安在厢房墙外。爸爸每逢佩荣再三反复地说走肖赵走肖赵就急得撂下正在做的事,...

  • 我大概不能算是爱猫的,因为我只爱个别的一只两只,而且只因为它不像一般的猫而似乎超出了猫类。 我从前苏州的家里养许多猫,我喜欢一只名叫大白的,它大概是波斯种,个儿比一般的猫大,浑身白毛,圆脸,一对蓝眼睛非常妩媚灵秀,性情又很温和。我常胡想,童话里美女变...

  • 石华父是陈麟瑞同志的笔名。他和夫人柳无非同志是我们夫妇的老友。抗战期间,两家都在上海,住在同一条街上,相去不过五分钟的路程,彼此往来很密。我学写剧本就是受了麟瑞同志的鼓励,并由他启蒙的。 在我们夫妇的记忆里,麟瑞同志是最随和、最宽容的一位朋友。他曾笑...

  • 一、受社会主义教育 我们初下乡,同伙一位老先生遥指着一个农村姑娘说:瞧!她像不像蒙娜丽莎? 像!真像! 我们就称她蒙娜丽莎。 打麦场上,一个三角窝棚旁边,有位高高瘦瘦的老者,撑着一支长竹竿,撅着一撮胡子,正仰头望天。另一位老先生说: 瞧!堂吉诃德先生!...

  • 我们第一次到伦敦时,锺书的堂弟锺韩带我们参观大英博物馆和几个有名的画廊以及蜡人馆等处。这个暑假他一人骑了一辆自行车旅游德国和北欧,并到工厂实习。锺书只有佩服的份儿。他绝没这等本领,也没有这样的兴趣。他只会可怜巴巴地和我一起探险:从寓所到海德公园,又...

  • 杨必是我的小妹妹,小我十一岁。她行八。我父亲像一般研究古音韵学的人,爱用古字。杨必命名必,因为必是八的古音:家里就称阿必。她小时候,和我年龄差距很大。她渐渐长大,就和我一般儿大。后来竟颠倒了长幼,阿必抢先做了古人。她是一九六八年睡梦里去世的,至今已...

  • 一九五五年四月底,我得到一个绿色的观礼条,五月一日劳动节可到天安门广场观礼。绿条儿是末等的,别人不要,不知谁想到给我。我领受了非常高兴,因为是第一次得到的政治待遇。我知道头等是大红色,次等好像是粉红,我记不清了。有一人级别比我低,他得的条儿是橙黄色...

总:148 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